河南日報:幹好科技報國利民這個“良心活兒” <br>——記國傢科學技術發明二等獎獲得者河南大學張治軍教授科研團隊

  • 时间:
  • 浏览:20
  • 来源:含羞草永久在线观看_含羞草在线观看视频_含羞草资源视频

河南大學張治軍教授科研團隊摘得2019年度國傢科學技術發明二等獎

喜訊從北京傳來。1月10日,2019年度國傢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召開,河南大學作為第一完成單位,由張治軍教授主持的“高性能節能抗磨納米潤滑油脂關鍵技術與產業化”項目摘得2019年度國傢科學技術發明二等獎,實現瞭河南大學在國傢“三大獎”上的新突破。

這也是河南大學進入“雙一流”建設高校以來,在科學研究領域樹起的又一座裡程碑。這顆碩果,對學校的建設與發展起到瞭有力的支撐作用。這個喜訊,在全校上下正凝神聚力加快“雙一流”建設之際,格外提振人心。

幾天前,記者來到“愚公移山精神”發源地濟源市,走進河南大學納米材料工程研究中心中試基地,尋找張治軍教授和他的團隊精彩背後的故事。

科研之路無止境時光不負有心人

“板凳甘坐十年冷,文章不做半句空”。走進納米材料工程研究中心中試基地研發大樓,一行醒目的大字跳入眼中,這正是張治軍教授科研團隊一直堅守的科研信條。

潛心科研這條“冷板凳”,張治軍坐瞭又何止十年!

1982年從河南大學化學系畢業,他此生便與科研結緣,特種功能材料重點實驗室和納米材料工程中心的建設、成長,見證瞭他奔跑的姿態和執著的夢想。

1999年10月,在黨鴻辛院士指導下,時任化學化工學院院長的張治軍帶領團隊,組建瞭以納米材料為主要研究內容的河南大學第一個河南省教育廳“高等學校潤滑與功能材料重點學科開放實驗室”。2001年,河南省科技廳批準組建“河南省特種功能材料重點實驗室”,實現瞭河南大學省級實驗室零的突破。2003年12月,實驗室被教育部批準為省部共建教育部重點實驗室。實驗室的建設與發展,極大地促進瞭河南大學理工科的基礎研究和學科發展。

大傢都知道,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可其前提是,要將實驗室裡的科研成果轉化成可工業化生產的工程應用技術。要實現這一目標,就必須搭建適合工程技術研究的平臺——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為瞭全身心投入實驗室和工程中心的建設,2002年3月,張治軍毅然辭去化學化工學院院長職務,輕裝上陣帶領團隊加速奔跑,於2003年3月獲批組建“河南省納米材料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實現瞭河南大學在省級工程中心建設上零的突破。

科研之路永無止境。張治軍明白,令人喜悅的成績單,是對此前埋頭躬耕的回報和獎勵,更是對此後再攀高峰的激勵和鞭策。他說,工程技術研究中心的核心是中試實驗基地,中試實驗和初期市場開發往往是實驗室成果產業化鏈條上最薄弱的環節,是造成科研成果轉化失敗的主要原因。因此,建設中試實驗基地,在基礎研究和工程化技術之間搭建橋梁,是避免實驗室成果與產業化之間斷鏈的重要手段。2003年,在河南大學和濟源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張治軍的積極倡導和科學謀劃下,河南省納米材料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中試實驗基地“落戶”濟源。

從此,張治軍帶領他的團隊在濟源市虎嶺高新技術開發區這50畝土地上辛勤耕耘。十六個春夏秋冬,這片曾經荒蕪的土地發生瞭神奇變化。踏上這片設施齊全、功能先進,小橋流水、環境優美的科研教學沃土,誰能想到這裡曾是一片荒蕪和寂靜?那些當初為瞭基地建設,舍傢離口吃住在工地,白天當監理、晚上搞科研,常常一碗泡面就是一頓飯的日子,他們隻當笑談,沒有怨沒有悔,忘瞭苦忘瞭累,最深的感觸,是覺得如今的時光更不敢辜負。

當年的情形,河南大學校長宋純鵬一直記在心裡。2018年,他在《星星之火何以燎原——有感於“特種功能材料重點實驗室”成立二十周年》一文中深情回憶,“每次看到治軍教授匆忙的行程,奔波在開封濟源兩地,在工程中心工地戴安全帽、著迷彩服,一臉汗水、一身泥巴,尤其是幾次罹患重疾,仍忘我工作,心中總會湧起無限的感慨和感動。”

星光不問趕路人,時光不負有心人。2015年,河南省納米材料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建成瞭“納米雜化材料應用技術國傢地方聯合工程研究中心”,並被河南省政府認定為十個“河南省重大新型研發機構”之一,實現瞭“實驗室技術工程化,工程化技術產業化”的良性發展,國內外同行對張治軍教授團隊、對河南大學豎起瞭大拇指。

河南省科技廳副廳長劉英鋒與張治軍教授在工作上打交道多年,熟知他工作中的這股“拗”勁兒。劉英鋒表示,張治軍教授科研團隊能夠獲此大獎,實屬不易,也絕非偶然。這是他們幾十年如一日紮根科技創新一線艱苦奮鬥的碩果,不僅為河南大學,也為河南省科技創新事業作出瞭貢獻。

科學之路在何方 在沒有路的地方

“明德新民、止於至善”,“愚公移山、敢為人先”,前者是百年河大校訓,後者是濟源城市精神。二者雖然表述不一,但內涵相通。在濟源成長、在河大成才的張治軍和他的團隊,早已把精神之光融入血脈化為動力,在感悟中擔當,在踐行中奮鬥,在奮鬥中收獲。

“科學+技術+產業化=富強中國”,這是張治軍給出的一個公式。他始終認為,技術創新能力是一個國傢和民族強盛與否的重要標志,把科學技術轉化為現實生產力,是科技工作者的當務之急。如果不能將科技產業化為一種可應用的技術,對於一名科技工作者來說是莫大的遺憾。

可是,在科技產業化的道路上,“倒下去”的人遠比走到最後的人多。“希望探索出一條道路,讓別人能夠仿效、能走得通。”張治軍說。

這條探索之路上,曾有多少失敗挫折,曾有多少輾轉反側的不眠之夜,我們不知道,他們也不在乎。“科學要發展就要解決難題,科學技術的進步就是靠克服一個個困難來推動的。經歷挫折,其實也是一種幸運。”求知探索、披荊斬棘,對張治軍來說樂多於苦、酣暢淋漓:“科學的路在何方?在沒有路的地方!怕困難,就別搞科學!”

多次到納米材料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中試實驗基地調研的河南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劉先省說,張治軍教授這種探索未知世界的精神,正是尊重科學規律的嚴謹治學態度的體現,對一名科技工作者來說是最難能可貴的。

秉承著“敢為人先”的氣魄和“止於至善”的精神,張治軍,這位濟源土生土長的農傢子弟、河南大學培養出來的教授,帶領他的團隊在沒有路的地方摸索,硬生生蹚出一條條路——

他們在國際上率先將納米材料應用於摩擦學研究,系統研究瞭油溶性納米材料的制備化學及其潤滑、抗磨和自修復行為,帶動瞭一個新的摩擦學研究領域的形成。

他們將中試實驗基地逐漸打造成國內先進的納米材料小試實驗、中試實驗、工程技術驗證集成創新實驗平臺,形成完善的“從基礎研究到技術開發到產業化”的科技成果轉化體系,打通納米材料從科學研究向工程技術轉化的“最後1公裡”。

他們開展新產品的應用技術開發、市場價格定位和技術服務等市場探索業務,可為技術受讓企業提供成套的技術工藝包和初步市場,大大提高科技成果的轉化速度和成功率,最大程度降低技術轉移失敗的風險。

他們於2017年牽頭組建“河南省納米材料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省內20餘傢高校、科研機構和企業參加。該聯盟與國傢納米科學中心等9傢單位又共同發起組建全國“納米科技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促進高校、科研院所和企業之間資源的高效對接。

特別是,在河南大學、濟源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和張治軍團隊的積極推動下,市校雙方簽訂協議,合作共建千億級“河南大學濟源納米材料產業園”。同時,為充分發揮河南大學納米材料工程研究中心的產業化帶動作用,濟源市規劃瞭占地4000畝的納米材料產業基地。

年逾九旬的中國科學院蘭州化學物理研究所前副所長、河南大學客座教授金振聲,欣聞“20萬噸特種功能納米二氧化矽”項目在納米材料產業園奠基,專門向河南大學納米材料工程研究中心發來賀信:“納米二氧化矽項目開工奠基,說明河南大學團隊在國內外這一材料領域已處於領先地位,標志著在納米材料領域河南大學正在成長起一支為實現新時期中國夢迫切需要的、既能文又能武的科研隊伍,並看到瞭河南大學化學領域‘科研促教學’‘開發促研究’成為現實的希望!”

做自己喜歡的事兒 停不下腳步

“自力更生是中華民族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的奮鬥基點,自主創新是我們攀登世界科技高峰的必由之路。”2018年兩院院士大會上,“創新”作為關鍵詞被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提及。習近平總書記表示,要增強“四個自信”,以關鍵共性技術、前沿引領技術、現代工程技術、顛覆性技術創新為突破口,敢於走前人沒走過的路,努力實現關鍵核心技術自主可控,把創新主動權、發展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敢於走前人沒走過的路,把創新主動權、發展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是張治軍也是無數科研工作者傾盡心力的目標。“項目組在國際上創造性地將納米微粒作為潤滑油脂添加劑應用於機械潤滑領域,開辟瞭潤滑研究的新方向。……打破瞭國外壟斷,實現瞭國產化替代,表現出更優異的綜合性能。……近3年新增銷售額10.87億元,新增利潤3.44億元。”張治軍此次獲獎項目“高性能節能抗磨納米潤滑油脂關鍵技術與產業化”簡介,多是生澀、拗口的專業術語,但“創造性”“開辟”“打破”等充滿力量的詞語,和一個個喜人的數字,讓我們這些科研門外漢也喜從心生、揚眉吐氣。

這亮眼成績的背後,這輝煌一刻的背後,是永不停歇的腳步,是日日夜夜的累積。20多年來,張治軍教授帶領科研團隊共發表SCI論文300餘篇;獲授權國傢發明專利76件,其中32件專利獲得技術轉化;承擔完成6項國傢“973”“863”計劃項目及多項河南省重大科技項目;孵化和技術服務企業14傢;獲省部級一等獎3項、二等獎3項……

得知張治軍教授科研團隊榮獲國傢科學技術發明二等獎的喜訊,河南大學黨委書記盧克平第一時間表示祝賀。盧克平表示,在全校教職工生奮力建設“雙一流”的關鍵時期,張治軍教授團隊獲此殊榮,無疑是一針“強心劑”,給正在砥礪前行、奮勇爭先的河大人註入瞭強大的精神動力。

如今,已過花甲之年的張治軍仍然奔忙在科研一線,不想年齡,不知疲倦。有人勸他該歇歇瞭,他隻是呵呵一笑:“做自己喜歡的事兒,渾身有勁兒,停不下腳步。”

“持之以恒,必有所成;追名逐利,必受其損。”這是張治軍始終堅信的一句話。他說,做科技工作是個“良心活兒”,要想有所成就,就要多點“純粹”,不為外物所擾,不為名利所動。他說,他的恩師李丙寅教授、朱自強教授、金振聲研究員和黨鴻辛院士、薛群基院士對他影響很深,讓他懂得瞭什麼叫“純粹”。

朱自強教授1985年從吉林大學來到河南大學工作,精心謀劃,艱辛探索,聚集培養瞭一批青年學者,為河南大學的學科發展播下火種。先生身患絕癥,在生命最後幾年仍忘我工作,把生命獻給瞭科學和教育事業。一位“純粹”科學傢的傢國情懷,教育和感染瞭一代又一代河大人。

黨鴻辛院士1998年從中國科學院來到河南大學。先生聲名遠播卻淡泊名利,成就輝煌卻甘於寂寞,把自己全部的心血都傾註在特種功能材料實驗室和納米材料工程中心的發展和建設上,為河南大學理工科的學科發展、學位點建設、隊伍建設及人才培養嘔心瀝血、鞠躬盡瘁,用一言一行詮釋“學高為師,德高為范”的真諦,被河大人自豪地稱為“我們的院士”。

在河南大學,像張治軍這樣“純粹”的學者還有很多。他們埋首於開封這座小城的這所大學,潛心學術,執著問道,教書育人,服務社會。正是有瞭他們,河南大學這所百年學府才能在科學研究的道路上不斷突破與超越,立足於中國大地辦中國大學,為國傢經濟社會發展貢獻出“河大方案”。